学院举办2016-2017年度博士、教授学术前沿系列讲座“近代情感主义伦理学的理论困境”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1日 点击数: 字体:

    日前,在滨湖校区特教楼A401室,学院2016-2017年度博士、教授学术前沿系列讲座第五场如期举行,宇海金博士作了题为“近代情感主义伦理学的理论困境”的学术前沿讲座。学院副院长陈忠锋主持讲座。孟凡平博士对讲座作精准点评。

    讲座中,宇海金博士首先大体介绍了近代情感主义伦理学的历史沿革与理论主要观点,然后从三个方面较为深入地剖析了近代情感主义伦理学的理论困境。宇海金博士指出,近代情感主义伦理学产生于十七世纪,主要代表人物有莎夫茨伯利、哈奇森、克拉克、巴尔特、休谟和亚当斯密等。近代情感主义伦理学认为,人的道德感和其它感觉一样是一个正常人天生就有的,它先于任何知识或概念而存在,是人的本性的一部分,道德上的善与恶是情感问题,与理性无关。只是通过道德感官我们知觉到了自身或他人的善或恶。理性的作用是发现情感,而不是产生情感。

    宇海金博士根据自己研究指出,近代情感主义伦理学的理论困境在于:

    一是以情感解释伦理道德,取消了作为伦理道德的前提条件即自由。人如果没有自由能力,就只能是一个受机械因果律和本能支配的动物,一切行为只能通过本能而发生。自由是主体遵循道德律而行动的理性自觉,是遵循道德律的行为的必要性。按照情感主义伦理学对道德伦理的看法,一头猪、一只猫就是最有德性的,一个无理性的人也许是最有德的。这种理论是对人自身一种极大的讽刺,是对人的尊严的莫大的践踏。

    二是以情感作为伦理道德的前提必然混淆善恶界限,把为善和作恶等同起来。无论把德性、善与恶建立在自然情感中,还是建立在所谓的道德情感中,善与恶的判断都只是某种愉快或不愉快的主观情感判断,情感是善与恶的唯一源泉。因此,情感主义伦理学也必然把善和快乐等同,而把恶和不愉快、痛苦等同,把能够带来快乐的东西称为善的,而把带来痛苦的东西称为恶的。由于不同的主体对痛苦和快乐这种感受不可能是一致的,即使同一个主体对同一个对象的感受也是随着时间、地点等条件的变化而变化。既然对快乐与不快乐情感的判断完全以个人的主观判断为根据的,那么在情感主义伦理学看来,善与恶、德与缺德都只能是个人的事。能够给我带来快乐的就是善,引起我痛苦的就是恶。

    三是以情感说明伦理道德,也必然把道德良心看作任由个人主观好恶决定。巴特勒认为,良心是人心中能够感知好恶善恶的天生的、特殊的情感能力,德性是主体遵从良心的行为,而罪恶则是主体对良心的背离。以情感作为良心的基础,其结果就是一个作恶之人必然以此把自己辩解为有德之人,而一个真正善良之人被表象为缺德之人。一个有德之人,如果他违背道德原则而行动,良心就会如影随形地跟着他、逼迫着他。良心的评判正好是由于违背道德原则而来的某种痛苦情感迫使人们不断的向德性逼近,防止在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如果把快乐当做良心上许可的,把痛苦情感当作良心上不许可的,那么,每一个追求快乐的人都是最有良心的,而在内心审判的痛苦的情感驱迫下行善的人就恰好是一个最没有良心的人。这种良心理论就为一个无耻之徒找到了最好的作恶的借口,而一个有良心的、善良的人就会被看作是一个无耻之徒、最没有良心的人。

    宇海金博士近年来致力于道德哲学和法哲学的教学与研究,发表了《近代情感主义伦理学的理论困境》(《山东社会科学》2012、《康德对传统善恶观的革命性颠覆》(《求索》2015)等代表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