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园地

狗尾巴草

安徽省校园读书创作活动 (优秀奖)

指导老师:杨铁英

参赛作者: 九年级 张昀

 

狗尾巴草

                                   【一】

校园里,池塘边,一丛狗尾巴草在摇曳。

一轮残日欲坠西山,却仍在想象着昔日的灿烂,任由光芒染红了半边天。校园的池塘静的出奇,偶有微风拂过便荡漾开来。水中映日,美的恰是“半江瑟瑟半江红”。

如此诗境,不过是在男孩“社”的眼里罢了,而他的眼里,只剩下破旧的太阳,而下的池塘并不潋滟,巴掌大小,但遮不住水上一团糟的东西,岸边则是一片泥泞。对他而言,池塘边的狗尾巴草丛才是重点。他径直走过去,身后紧跟着一个男孩,他俩变魔术似的从草中抱出一堆瓶子,摞得竟高出了头,继而嬉笑着走远了。不久,他俩又回来了,手中多了本书。夕阳西下,他们的影子被拉长、被放大,肆意奔跑……

                                【二】

狗尾巴草丛曾是他的秘密基地,他常捡了瓶子后来这坐上一阵,打着心中的小九九,时不时为自己的秘密傻乐一会儿。

不过现在,又多了个人来分享他的秘密。

这个人就是社。

这个秘密就是——他要捡瓶子挣钱,挣了钱就可以上学。这样一来,土地中汗流浃背的父母亲就可以松一口气,不用唉声叹气对不起儿了。

为了这个梦想,他努力着,坚持着。梦想似乎感应到了这个孩子的辛苦,一路小跑着来了。

                               【三】

时间回到不久以前。

他手里攥着刚换废品得来的钱,热乎乎的,心也热乎乎的。他又来到狗尾巴草丛分享他的喜悦,脚下有节奏地踢着草。突然,他停了下来,眼也直了-------

眼前草丛中躺着一个男孩,板寸头,阳光的热烈使他大汗淋漓,竖着的头发也耷拉下来。皮肤并没有显现出长期被阳光照射而渐变成的黝黑,手中还抱着一本书,书名叫什么草的,可惜读书少,他愣是没把这似曾相识的字认出。

他渐渐想出了神,在这当儿,男孩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爬起来,面对眼前半张着嘴想说点儿什么的他惊了一惊,但随即莞尔一笑,说:

“你好啊,我叫社,你呢?”

他愣了半天。

社似乎以为突如其来的询问太过冒昧,憨笑两声,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他大梦初醒般应道:“哦哦,你好……”他哽住了,不知再说些什么。随即他想起了什么,指着社手里的书说:“这是什么书?”

“这是《野草》。”社两眼放光。

“书!《野草》!”他重复了一遍,声音中略带颤抖。他梦寐以求的便是可以读书,可当真见到书的时候,竟连书名也认不全。哎!

不远处,校园的放学铃声响了。男孩收起书,丢下一句“我该走了,明天再见”离远了。

明天再见。

明天真的来的很快。

第二天,老地方,老时间,他果然又遇上了社,社手里仍夹着那本《野草》。狗尾巴草肆意摇晃,不修边幅,随便生长,倒也真是应了书名。

再次相见就全然没有了初见时的羞涩。他俩席地而坐,就着日光水影开始闲聊。

“你是刚来俺们村的吧,俺以前没见过你。”他说,带着一口浓郁的乡音。

“嗯。我爸来这儿出差一年,我也就跟着来了。”纯正的普通话。

“你喜欢读书吗?”他也现学现卖,来了几句拗口的普通话。

“喜欢,书里有太多奇幻的东西。”

他开始憧憬,对话就此中断。四野归于一片寂静。良久,社打破了静,问:“你认识字吗?”

他害羞地摇了摇头。

“要不我教你吧。教你认字、读书、写字。反正这学校教的太简单,我都会,你说呢?……”

社一连串说了很多

他咬着嘴唇,挠着头。好久,他终于点了点头。

这“好久”里,有他的犹豫不定与思考。他毕竟没忘记自己曾经的梦想,但前不久一群混混的嘲讽凉透了他的心,仿佛“上学梦”在离他远去。在他灰心丧气之时,突然有人说:“我来教你认字。”世上还有比这话更悦耳的了吗

                                 【四】

于是,就像上学一样,他俩开始忙碌。

男孩儿有他梦想中的书和笔。他陶醉在柔软的白纸和柔软的笔触中,一撇一捺都蕴含迷人。他天资甚是过人,在社抬手落笔间,便悄悄地记住了每个字的脉络,竟是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出乎社的意料,他在极短的时间的便已掌握大量汉字——谁让他对知识渴望至极,谁让他对梦想追求至深呢?

如同教学计划一样,他们学好了汉字便开始读书。于是,草丛边时常有这样的对话:

“我们开始读这本书好不”

“行,就这本!”

接着是一阵哗啦啦的翻页声。

“你瞧,这段话是什么意思?”

“我来瞧瞧.。”

……

如此,在一次次交流中,他们读完了一本又一本的书。

每读完一本书,他们都要拔一根狗尾巴草见证。一根、两根、三根…..渐渐地,手中的草充实了,而时间混进其中。还记得男孩说的一年吗?这一年马上要“看”完了,距离男孩的归期也不远了.

有一天,社郑重其事地对他说:“我们接下来开始‘攻克’《野草》吧”说完便指了指手中的书——这是一本拥有精美包装的书,书皮上还有一位面容沧桑的智者,他就是鲁迅吧。

他又想起了了刚偶遇社的时候,是这本书让他俩有了交流。他同样郑重其事地回答社:“好,就这本!”

社不知从哪学来的鬼点子,硬要先“拜一拜”这本书:“鲁迅可是个大文豪呢,咱得敬他!”

在一系列的琐碎之后,他俩终于开始看书,而且是满怀虔诚地品味着。光线已在书页上切换了无数角度,是时候离开了。只见社活动着长期蜷曲而变得麻木的腿脚,满脸苦闷,重重的叹了口气::“哎,大文豪写的就是不一样。”他没有回答,还沉浸在一大串似懂非懂的句子中。

不过,字俺还是认得的!

接连几天,鲁迅这些深奥的文章终究还是战胜了两个尚不是很了解历史的孩子。他俩第一次尝到了读书的不易。

他们躺在草丛中,仰头看着天,谁都没有说话。原因却并非是受到读书上的打击——困难总是有的,现在看不懂这本书并不代表以后也不懂嘛。这是两位乐天派一惯的想法。不过今天,社看起来怪怪的,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最后,他终于憋不住了,扭捏地说:

“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我爸完成他的工作了,我们要离开了……有可能过几天就走。”

“不是说好一年的吗?还有一个多月才到呢!”

“可是……”

社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也不想走啊,不想离开这个和他朝夕相处的铁杆兄弟,不想离开书海,不想离开狗尾巴草丛!

罕见地,他俩躺在草丛中一直到星光闪烁。

“我不会忘记你的,我的好兄弟,这辈子都不会。”对着夜空,他们许下了诺言。

                               【五】

离别,这位不速之客来得太突然了。

这一年,不,应该是十一个月零六天过得太快了简直不留痕迹,连笔下这些时日的描写也快得像一笔带过,显得仓促、忙碌。

他让自己不去想离别时的情景。离别时,两个男子汉都哭得稀里哗啦,泪水打湿了社留给他的纪念——《野草》。他让自己回想一年之中美好。这段时间,绝对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后来,他经常会拿起一把狗尾巴草,细数读过的书。

我们都希望故事有个完美的结局,不过如今,故事不能有结局,剩下的路还长着呢。

不过走过再长的路都请不要忘记,曾经的你,曾经的他,曾有一段纯洁的友谊,还弥漫着淡淡书香。

与时间长河相比,这一年的确短暂的不起眼,但于你,却是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