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园地

书的滋润与力量

安徽省校园读书创作活动 (三等奖)

指导老师:杨铁英

参赛作者: 周至凡  九年级

 

                    书的滋润与力量

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读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烟云,不复记忆,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在气质上,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

                                                              ------三毛

也许很多人都不记得他们的第一本书是什么,长什么样子,我却一直珍藏着、呵护着属于第一本书的独家记忆。它对我的滋润如此厚重,是一位慈祥的老人悉心哺育般,贯穿我童年的成长;它给予我的力量如此雄厚,是父亲的似山的肩膀,支持我探寻慢慢长路,伴我永恒地成长。

2006年的一天,父亲如往常一样,把年幼的我从幼儿园接回家,然后变戏法般掏出一本书——《洋葱头历险记》。这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我的第一本书。它有着再普通不过的蓝色封皮,金色的勾线般普通而闪耀。我肯定是不识字的,每天晚上睡觉前,总由母亲代劳读上一两章,我却总不知足,非要母亲“饶”上一章才肯罢休。渐渐的有我两个手指厚的书只剩下一根手指那么厚。然后,渐渐连一根小拇指也比它厚……终是读完了。

也许是只读这一本书的缘故吧,母亲总爱拿它说事——“孩子,别怕打针,你看洋葱头多勇敢,这么点苦难不算什么。孩子,你画画就要把它画完,你看洋葱头的坚持,你也要坚持不懈。孩子,把你的蛋糕分给小朋友一块,洋葱头多友善,你也要学会分享”。

于是,我成了医院唯一打针不哭的小朋友,成了幼儿园里画出一幅完整的画的“小画家”,成了善于分享与帮助他人的最受欢迎的小朋友。

当时,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学洋葱头,但好像洋葱头做的都是对的,便依样画葫芦地去学。渐渐地,我又读了好些书,慢慢成长起来了。

一晃,十余年过去了。

我总以为我已经将它淡忘。可当上次,我再度用指尖在它略泛白的封面上摩挲时,当我捧着小小的它时,当我发现它只能用一根手指的宽带度量时,我才发现,随着岁月沉浮,那些往日的浮华虽已退去,但它对我的滋润明明从未停止。甚至于品淡了童年的甜腻,多了一种无畏的诺许,从湛透到扎根,俨然经过时间的宽容,炼成了书的真谛,是书的力量。

诚然,当我熬夜复习时、当我遇到难题时,想想洋葱头,他那么勇敢,这点小风小浪算什么,冲上去,战胜困难,制服他——这已经成了我下意识的一种习惯罢。也难怪我以为淡忘,原来已深入心髓,成了发自内心的力量源泉,奋斗的起点。

书的力量贯穿了我的青春,书的滋润陪伴了我的成长。

当我成了红色跑道上的一道飞影,想要以坠落示已解脱时,有一个空灵而真切的声音在心底响起:想想洋葱头,他的如此坚持,难道不能给予你力量吗?于是我坚持下去,是燃烧着的书的力量。

在夏天,与朋友酷热难耐时,我想将唯一一瓶水一饮而尽时,又是那个声音:“想想洋葱头,他崇尚友谊,乐于分享,你的朋友如此口渴,洋葱头的如此友善,难道不能给予你力量吗?”于是递过去水的手变得如此自然,有一种力量促使我这么做,是书的力量。

有许多次,当我捧着以前读过的书时,或重或轻的分量,像生命岌岌可危的病人捧着他的氧气瓶。纸张的纹路与手的深情相拥,好像在源源地传递我力量,融入我的血液,慢慢被吸收,让我不舍于轻易放手。而所有的这些,都是书的滋润与岁月共同作用的结果,融汇成了书的力量。

就像三毛所说:“自己可能以为许多读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烟云,不复记忆,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所谓的“潜在”是书的力量罢!

书是滋润,也许囫囵吞枣,只有等时间的筛选,等一个人的成长,等新书成了旧书,才会根深蒂固。在气质上,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在生活与文字上。

当书给予了我无私的滋润,我固然要感谢它贯穿了我的童年的成长;我还要歌颂书的真谛,是虔诚地歌颂它永恒的力量!支持我探寻漫漫长路,伴我永恒地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