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园地

心有千千结

心有千千结

高三7  刘梦晴

 假如生命可以重新来过,我要三毛流浪天涯的洒脱,我要柏杨在嬉笑怒骂间任担忧吾国吾民的真情,我要鲁迅先生的一身傲骨,“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决心和勇气,最想要的是歌德曾说的“一书一世界。”

    我似那位伴着哒哒马蹄声而过的过客,在车如流水马如龙的驿站和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寻寻觅觅,只为寻求一扇古旧的门窗,让我留在那长久地栖息。当我穿越了三千年的晓露陈霜,亲吻了停歇几千载的暮鼓晨钟,用赋比兴的温婉手法撩开了与我隔离已久的幕纱,三千里蒹葭依旧苍苍,三百颗荇菜正洋溢着古典的馨香,一茎清渺的秋歌,楚楚的飘向漠水之渭……

    宁静的心灵悠然停滞,沉淀在那湾文字的码头里,我真切沐浴了经典的芬芳,我很满足,很高兴,就像佛祖拈花而笑那般如鱼得水。有人读书是为了求取功名,古有科举士子今有前仆后继的高考,见他们每场考试前,与考场外手捧本书,或坐或立皱眉苦读,这种读书,是一场场痛苦的噩梦吧。他们把读书当做获取功名利禄的敲门砖,他们即使读完了学士,硕士,博士,却依旧碌碌无为更甚者流落街头找不到工作,于是就衍生了‘读书无用论’。其实他们不是真正的读书,而是把读书当做色子玩着功名利禄的游戏,这是对知识的亵渎。

    可我只想背着一本书,从南到北的游历着,它的肩膀是悬崖,泪水是瀑布,眼睛里面是最干净的湖。我倚着时光的门楣,夜未寂,人未央。我带着书本去串门,同岳飞握着双手,一同喊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和柳永一起走过“扬柳岸晓风残月”,与苏东坡一起饱览“乱石穿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古人说“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嘈杂繁忙的生活中,曾经多少个日日夜夜为了未来的成功而努力;为了生活的难题而苦思冥想,辗转反侧;为了解决突如其来的危机而奋力拼搏。人总是不停地忙碌着,奔波着。

    书是初升的太阳喷薄而出,霞光万道;书是草尖上一颗久久不肯滴落的露珠,晶莹剔透,清澈灵动;书是黄昏天边如血的夕阳,映照旅人,染红山川。书是古都洛阳,国色天香的牡丹;书是漫天星河下静谧的荷塘;书是古道边长亭外的无声冷月,书是一双看清世界寻找光明的黑色眼睛。书就是晴天里那一行白鹭;书就是沉舟侧畔的千点白帆;书就是秦皇岛边一望无垠的大海中冲破万里的打渔船。书是当阳桥上张飞石破天惊的怒吼,书是水浒好汉闯九州的风风火火;书是抹去黛玉泪珠下飞红万点愁如海的片片花瓣。

    我可以喜欢就多说一点,困了就躺着,好奇就搞明白,大哭就不管多丑,舍不得就不松手。我可以在梅雨时节感受朱自清描绘的绿色的陶醉;我也可以在西湖边聆听柳浪与黄莺的对答;我也可以“小桥流水人家”,也可以“古道西风瘦马”;我也可以手持长剑,独立朔漠,感受风萧萧易水寒的悲壮;我也可以手握画笔卧于船头,赏花写韵,领略一下“斜风细雨不须归”的闲适。从西域到东海,从朔北到江南,穿越山河,与书为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