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园地

梦里的星

安徽省校园读书创作活动 (二等奖)

指导老师:王翠霞

参赛作者: (1)班  王楚媛

                     梦里的星

                        

真实人生中,我们往往在大势无可更改时才迟迟进局,却又在胜负未分的浑浊中提前离场。

                                                      ——题记

“这都多长时间了,你个娘们还不还钱,怎么,你是准备带进棺材吗?”“没有钱你去卖,一次一百,我给你八十,学着唤狗的样子喊小孩,让孩子喊他爹。”……

躺在床上,闭上眼,眼前浮现的是下午看到的新闻。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不停辱骂女人,旁边还有一个被另几名大汉看守的咬牙切齿的年轻男子。

我不禁叹了口气,带着不解进入梦乡。

我在团团迷雾中茫然地走着,突然,头顶有个声音说:“你想解答疑惑么?”“当然想。”“还记得你看过的《悲惨世界》么?”“记得。”“要想真正了解于欢的内心,诠释善与恶,就得从这儿入手。走吧,我帮你。”

转眼间,我变成了冉·阿让的模样。

                                  一

我叫冉·阿让,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里,因为生活的压力,我偷了面包,因而入狱,因为多次逃狱而被延长刑期。出狱后,没有人愿意接受我——人们躲着我,憎恶我,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我,我连个过夜的地方都没有。当我敲响最后一扇门的时候,一位慈爱的老人接待了我,那便是米里哀主教。老人凭借他的善良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和爱戴。依然记得他说过的话:“这扇门并不问走进来的人又没有名字,但是要问他是否有痛苦。您有痛苦,您又饥又渴,这里就是您的家。

他用爱感化了我,温暖我,宽恕我,他洗净了我的灵魂。

我决定做一个诚实的人。在海滨城市蒙特勒伊,我依靠自己的勤劳智慧当上了市长。然而就在这时,我听说有个叫“冉·阿让”的逃犯被捕了!这个消息像一颗重磅炸弹,准确地投在我心里最脆弱的地方。我知道自己才是冉·阿让,那个被抓起来的人不过是个酷似自己的替死鬼罢了,可是我该怎么办,这是个洗脱自己罪名而且一劳永逸、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我开始打听那个叫“冉·阿让”的逃犯,发现他真实的名字叫商马第,家里有老有小,而且做人清白,仅是因为长得像我才被抓起来的。                                                                             

我的内心有个声音逐渐清晰起来:一时的解脱,将带来终身的罪过。我决不能让一个无辜的人代替自己受罪,尽管我已经受够了苦难,尽管我已然摆脱了苦难。

这是一次艰难的抉择,它将决定我以后的命运。

终于,我决定 ——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解救无辜的商马第。

                                 二

角度一转,我变成了沙威,是一名警察。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把狡猾的冉·阿让抓回来。在我看来,冉·阿让就是一个窃贼,是判刑期间屡屡越狱的苦役犯,是假释期间莫名消失的潜逃犯。是一个披着马德兰先生外衣的伪善者。虽然先前他在革命者的枪口下救过我,虽然他已经弃恶从善。但身为人民警察,我要站在法律正义、社会公正的角度,履行身为一名警察的义务。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马德兰先生的一些行为很可疑,比如救与他无关的割风老人。直到发现他在全心解救一个叫芳汀的娼妓和她的孩子时,我确信,他就是我正追捕的冉·阿让。就在正要实施抓捕时,我的内心动摇了,我不愿这样一位善良的人背上污名,所以并没有依权贸然对其进行逮捕。但这样做相当于背叛政府,再三斟酌,我决定写信检举。

结果出人意料,当我把信交给相关部门时却被告知“真正的”冉·阿证已经落网。我内心的震惊已经无法形容,同时,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原来世上除了“攻击社会的人”和“保卫社会的人”,还是有灰色地带的,但为什么冉·阿让有机会杀我时却选择用尖刀割断捆绑我的绳子而非刺穿我的心脏?为什么冉·阿让背着奄奄一息的年轻人逃离战火?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时无刻不折磨着我。

                                  三

场景回到浓雾中,头顶的声音依旧还在说:“知道为什么于欢在看到民警不理睬因无力还债而受黑势力凌辱的母亲后激动地用水果刀刺伤辱母者了么?”“因为他爱他的母亲,不忍母亲受欺辱。”“那如何评价于欢刺伤辱母者呢?”说完后声音在空旷中激起阵阵回音。

梦醒,我直直地睁着眼,发现是躺在自家的席梦思上才略微舒了口气,脑海反复回放梦中变成冉·阿让和沙威时所经历的事。

生活就像一辆马车,生活也仿如激流。人在一生中难免犯错,难免犹疑。我们爽快地承认这些并不代表真切的反省与自问。自我的觉醒与纠错是一个艰苦而又煎熬的思考与选择。就如冉·阿让承认自己才是罪犯,解救商马第并非一个轻易的决定。抛却当下的安稳生活、收获的名誉,回到继续逃亡的生活,这对经历了19年牢狱生活的冉·阿让而言,是一个痛苦的抉择。但正是那良知的忏悔使得他解救了商马第,也解救了自己。

沙威最终跳水而死。他为什么非死不可?因为他始终不相信恶与善可以在一个人身上并存,不相信人的一念之差会使保护家人的善念沦为盗窃的恶行,也会使一个屡屡逃狱的窃贼成为一名英明的市长、慈爱的父亲、仁义的善人。米里哀主教深谙人性复杂,所以他宽恕了偷窃银烛台的冉·阿让,终使他向善。可是沙威意识不到这一点,他对人性抱持非善即恶的极端认识,他既无法宽恕基于爱的罪恶,也无法正视爱中开出的善之花,于是选择死亡这种极端的方式逃离心灵的迷失。

    世人并非天使,亦非恶魔,即使是冉·阿让,因偷窃罪入狱虽不得已,却会成为沙威眼中真正的罪犯。当我们触碰心灵的深处,会发现有些恶念甚至是从“爱”与“善”的土壤中萌芽的。善恶交织,我们无法将人心彻底剥离干净。

沙威与冉·阿让都是这样的人,可最后却走向了不同的结局。他们或许象征着复杂人性的两个归宿——或者恶占了上风,走向毁灭;或者向善而生,虽死无憾。

于欢呢?明明是为了让母亲免受凌辱的反抗行为最终却变成了以“故意伤人”判处无期徒刑。于欢是出于救母亲的善心变成了法官眼中行凶的恶行。所以,这世间没有什么善恶,善与恶从来都是一体的。没有人可以做到完全善或完全恶。

                                  五

时间一直向前走,没有尽头,只有路口。行囊已经备好,开始一段新的旅程。路途漫漫,翻检行囊会发现,有的东西很快用到了,有的暂时用不上,有的想用而未曾准备,有的会一直伴随我们走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