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园地

灵魂的药引

灵魂的药引

  这是地主家的一个大房间。

  桌上的蜡烛把房间映得一片通红,细细的风不断从窗缝中渗入,火苗挣扎着,好像下一秒就会灭掉。

  桌边的床上躺着一个人。苍白的脸色,浑浊的眸子,毫无血色的嘴唇,给那张原本年轻帅气的脸平添上一抹病态。

  他盯着跳动的火苗,充满了同情。自己的生命不正像这火苗吗,苟延残喘,随时会消失。

  说来也怪,他的病没有源头。他请了最好的医生给他看病,但都说他的血脉无比正常,健康的像个神仙。然而,他却一天比一天感到疲惫和虚弱……就像……一个老年人。

  他转过头,眼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地主之位,也得到了父亲的全部财富。他拥有了一切,也可以买下一切。可悲的是——他买不来生命。

  闭上眼睛,过往的一幕幕在她脑海中浮现。在他身体健康时,他常带着大帮手下去瓜搜农民们的财产、给农民家税务;喝了酒后趁着酒疯在农民的田地里踩踏;他想起当手下门闯入村最东侧的寡妇家中,抢走了他们最后小半袋米和几个鸡蛋时,寡妇眼中并没有愤怒,只有那份绝望与麻木;他想起那对老夫妇奋力反抗,却被打断条腿时的呐喊……但他并没有感到什么——他父亲就是这样的。

  他又想起来,当他拖着重病的身体四处求医时,听说了一名老者,知晓神鬼。当他前去拜访时,老者听了他的讲述和故事后,眼里充满了同情与不屑。老者淡淡地说,他没有心。他扔出了大把的银子,请求买一颗心又被告知,这是买不来的,一切都要看他自己。而那颗心,就在书里。

  他当时并没有在意——他不相信。

  现在,他拖着沉重的躯体爬到书架边,望着柜子中精美的书籍,突然感到了一丝丝的空洞。身边的仆人早已忙着瓜分他的财产,谁还会守着他?

  他吃力地抽出了一本大厚书,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他从出生到现在,似乎并没有读过什么书。

  他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情,靠坐在书架旁,用他模糊不清的眼睛辨别那一行行还透着墨香的文字。

  一页,两页,三页,四页,他意识到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是多么愚蠢;一天,两天,三天,四天……奇迹在这已绝望的人身上出现,他的皮肤再次泛起泽泽光芒,眼睛里的死水变成了活水,快乐地流动着。他的血液似乎终于开始运转了,将能量送入他全身每一个细胞中,每一块肌肉中。——生命!

  当人们再次打开这扇门,准备进行葬礼时,却吃惊地发现他笔挺地坐在那里,抱着书,脸上闪现着儒雅的微笑。

  他看到这些人,轻轻地笑了笑,缓步走向屋外。

  望着初春的青草,他告诉他们,把他的财产全部分给农民们吧,他欠他们太多;他要离开这里,重新做人,他要游历世界,去帮助更困难的人,来弥补自己的过错。他长呼一口气,发出了感慨:

  “书犹药也。”

                                              八年级     王柯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