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由“黑灰煤城”到“生态美城”的华丽转身

作为“安徽省北大门”的淮北市,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是华东乃至全国重要的能源基地和煤炭供应地,也是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在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重要贡献的同时,也曾面临资源枯竭、经济结构失衡、生态环境被严重破坏等困境,2009年3月被国务院列为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
    不过,近年来淮北市大力推进转型发展,特别是谋划提出“中国碳谷·绿金淮北”的发展战略以来,基本实现由“黑灰煤城”到“生态美城”的华丽转身,呈现出产业转型升级、后劲持续增强、面貌日新月异的高质量发展态势。2019年上半年,淮北市财政收入增长12%,增幅居安徽省第二位。而其资源型城市转型经验也在全国声名鹊起,不仅获国务院办公厅通报表扬,更在全国资源枯竭城市年度绩效考评中,连续取得良好以上等次,其中在2014年度获得优秀,转型整体水平在全国69个资源枯竭城市中排名靠前。
    淮北市委书记黄晓武介绍,“中国碳谷·绿金淮北”的发展战略说起来,可以总结为“一二三四五”,即坚持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这一工作中心,激活招商带动、创新驱动两大动力引擎,打造政治生态、经济生态、自然生态三个“绿水青山”,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四化”同步,实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
    而在具体实践中,淮北市转型发展的成功经验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做好“煤”文章。
    黄晓武指出,“中国碳谷”首先指的是利用碳科技来做煤炭的文章,煤炭属于“高碳”资源,但从中能够衍生出焦油、粗苯、甲醇等各类附加值极高的产品,前景广阔。
    由此,淮北市加快传统产业绿色改造,变“夕阳”产业为“朝阳”产业。其中,传统煤炭产业向现代煤化工产业迈进,做大做强新型煤化工合成材料基地,推动煤炭从工业燃料转变为化工原料,形成“煤-焦-化-电-材”循环经济模式,将煤炭“吃干榨净”,不断延长产业链、增加附加值,卖出数倍、十几倍于原煤的“好价钱”。
    ——引进“新产业”。
    “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必须要有新思路,发展新产业。”黄晓武表示,抢抓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加大精准招商、产业链招商力度,全力引进产业链高端和技术密集型企业,推动集群发展、智能转型和绿色提升。
    特别是培育发展符合国家规划要求的铝基、碳基、硅基、生物基和高端装备制造、大数据等“四基一高一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引进相邦陶铝新材料、金龙电子、卓泰化工、完美生物等多个“世界第一”“世界领先”的技术和企业。
    其中与上海交大合作开发的第四代航空材料——陶铝新材料,被列入国家首批次新材料产业目录,综合性能优异,应用空间广阔,千亿产业板块前景可期;引进上海申能集团投资54亿元建设135万千瓦发电机组,是全世界单机容量最大、单位能耗最低的高效洁净煤发电机组,为全球绿色燃煤发电的标杆,是国家示范工程。
    ——塑造“新面貌”。
    淮北市抓住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机遇,把去库存和棚户区改造结合起来,在全国创造了货币化棚改的经验。不仅棚户区群众全部搬进了新房,同时库存全去完,一举多得。“棚户区拆掉以后我们补齐了老城区的短板,新建停车场、公园、公厕、菜市场等,城市面貌焕然一新。”黄晓武说。
    淮北市在煤炭塌陷区的生态环境治理方面同样成绩斐然,全市18.67万亩采煤沉陷区完成生态恢复,同时利用4000公顷采煤塌陷永久性水面,打造一批滨河、滨湖公园和景观带,变劣势为优势,使塌陷湖泊和湿地变成淮北市宝贵的生态遗产。
    淮北市还对城市进行了总体规划,形成“一带双城三青山,六湖九河十八湾”的环境布局。“有山有水,一半山水一半城,山水在城中,城在山水中”,淮北已成为国家园林城市和绿化模范城市。
    ——把握“新机遇”。
    为了打造完整的区域产业体系,淮北市紧紧抓住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历史新机遇,主动寻求同沪苏浙关联产业和重大企业合作,上海电气、上海华谊、上海浦发、上海均瑶集团,浙江金龙电子、浙江传化和浙江华孚时尚纺织小镇,江苏康美绿筑绿色建材产业园等一批具有代表性的大企业、好项目先后落户淮北,为淮北市加快转型崛起,实现高质量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