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育之窗

转:[推荐]豆腐渣---中国的特产(一个资深工程师口述)

转:[推荐]豆腐渣---中国的特产(一个资深工程师口述)
一个工程师告诉你为什么中国人做豆腐渣不要骂那些在一线的中国工程人,他们实际上是很辛苦的。我知道的一个最惨淡的工地两年没有发奖金,一年没有发工资确咬着牙每年都把农民工工资发了,让人家好过年。这就是中国的工程管理人员,就是他们战斗在生产第一线创造着一个又一个中国工程的奇迹。当我们看到高铁的时候,看到青藏线的时候,有多少人还记得那些一年到头见不到家人,三个月不发工资半年不放奖金都习以为常的中国工程管理者?他们实际上是一群连农民工都不如的人,农民工有温总理撑腰,他们确只有一身作为中国工程人的朗朗傲骨撑腰,而且事实证明他们是好样的。当然这只是一个前言,下面让我来告诉你一些只有中国工程人才知道的东西。
  关于工程管理:稍微知道点中国工程管理的都知道,中国工程管理是从1987年鲁布革开始的,但是经历了二十多年以后,中国人造出了一套中国特色的工程管理,什么事中国特色?那就是行政特色,机构臃肿,管理层次众多。任何一个项目从中标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开始被人瓜分了,以中国中铁的项目为例,一个项目中标以后,潜规则不说,前期投标花的不说,首先是公司要收管理费,集团公司收管理费,设个指挥部还要收管理费。也就是说一点活没干,一分钱没赚,十个点就没有了。而一个项目总共下来正常利润也不过十来个点而已。而且这还是价格合适的前提下得来的。
关于造价:刚才说了十来个点的利润,其实这十来个点也是虚的,因为工程在开始招标之前,业主已经在造价里面扣了一部分作为预备费,风险费还有毫无理由的降造?什么是降造,就是造价出来以后,业主说价格高了,要降低几个点?理由?没有理由。所以也许你拿到手的时候项目就是亏的。所以中国工程企业在变更的时候喜欢虚报,症结就在这里。
    关于工期:有一座桥,国内很有名的一座,计划工期七年,五年完工,参与监理的德国工程师震惊了,说这在德国起码要二十年。有人吹牛说这是中国速度。只有搞工程的人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在国内,工期就是领导的想法问题,不算成本,不惜代价,什么休息日,法定节假日根本不是问题。中国工程界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施工单位没有休息日。只要条件允许二十四小时作业。人是没有问题,但是混凝土和结构强度那是做不得假的。本来要十天的工序你七天就完了,本来要十公分一层的压实你一下二十公分,本来要自然沉降的东西你一步到位,一时半会没有问题,但是老天爷是不会骗人的,十年二十年以后谁知道会出什么问题。这也是功过工程质量不过关的症结所在,不要骂建设者和设计者,他们的项目就像自己的孩子,谁不疼自己的孩子。
    这就是中国的工程界,我们的高铁,我们的跨海大桥,我们的青藏线都是这么修出来的。
    其实施工阶段只不过是工程实施的一个后期阶段,其实要是仔细说说工程实施过程中的中国特色的问题要从项目的前期决策开始说起了。工程在决策实施前是要做工程可行性研究来决定做不做的,在中国这个也是一件很有中国特色的事情,因为可行不可行不重要,这只是几个数字的问题。只要领导高兴,哪怕把公路修到月球上都是可行的,所以在不该修路的地方修路,不该修桥的地方修桥在中国斯空见惯。不该修不仅仅是经济上的不可行,也有技术上的不可行,只要领导喜欢就行。所以这样的事情只有靠钱来解决。提高设计标准,大量投资做地基处理都是常用的手法。但是如果你要问我到底这些手段有没有用,或者能够支撑多长时间不出问题,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不知道。其实不久前高铁路基出事就已经显现出来这个问题,很多的软基路段虽然做了大量的软基处理,但是效果任然是不敢恭维的,所以各位亲亲做高铁的时候要注意,三百公里的不仅仅是时速,也可能是你的生命。
    在说说铁老大的不讲理,在中国特别是铁路市场上,一切都是老大说了算。可能为了好看把好好的浆砌片石挖掉换成拱形骨架;也可能为了某个领导视察把已经铺了草籽但是没有长出来的地方一夜之间铺上草皮,这都是经常的事情,近几年为了文明施工,说白了就是为了工地弄得漂亮,不断提高标准,结果不给钱,那钱哪里来,只有从别的项目中来,哪里的钱,赚的钱?降低标准或者偷工减料,总要有办法的,因为铁老大得罪不起。变更就更不说了,不管做了没做,合理不合理,给不给钱都是铁老大一句话,关系好了不该给的也给,关系不好,该给的也不给,所以志军部长权力大。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忍受着种种不公正,创造着种种的成绩,却很少被人关注。很多人讲要致富先修路,但是我们却修了好路又走上了坏路。很多人讲中国工程人吗,特别是中铁人是建设了四化,却把自己变成了四不:修了好路走不上,买了房子住不上,娶了老婆看不上,养了孩子顾不上。
    为了答谢大家,我决定接着写下去,像大家展示一个真正的中国工程界和中国工程人面临的生存状况。
    这部分我想说说工程事故和征地拆迁的问题。在某一段时间,工程事故成为了大家关注的重点。其中凤凰桥倒塌和九江大桥的事故最被人关注,因为他们出自同一家企业,湖南路桥。但是我想为他们叫屈,先说说九江大桥,从当时的图看他采用的是桩柱式基础,上面的是箱梁,被船撞了以后,箱梁垮塌下来了。其实这个如果一定要是桥本身的事故,我觉得不是很恰当,必定作为一座桥放在哪里不是为了被撞的,没有设防撞设施也不是施工单位的问题,也没有考虑到这样的情况发生。而且船的撞击力是很大的,懂桥的人都知道箱梁是架在支座上的,上面是面层,所以箱梁是墩身也不是刚性连接,所以出现大的撞击是可能出现问题的。毕竟任何结构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而且船撞击的位置也正好是桥不是很强的地方,要是让这个船去撞击下天兴洲桥的主塔,保证不会不出问题;而凤凰桥的问题就要复杂的多,抛开设计,监理和管理问题不谈,其实很核心的问题就是工程分包问题,其实分包不是什么坏事。因为今天的中国工程企业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施工企业,而是工程管理企业了,问题是分包队伍的选择上的问题,有太多的利益方是地方势力介入,而且不仅仅是队伍选择,从材料到施工层层都是问题,所以导致工程管理很难做。层层介入就要层层攫取利益,这才是不可控的根本问题所在。还有一些小的事故就更不是问题了,从彩虹桥到一些小铁路桥的损坏,彩虹桥是共振引起的,其实这个不能算是完全意义上的质量问题,当然也不排除责任。任何桥梁都有这样的共振情况,问题是频率,这样的事故在世界工程史上很多,有的桥就是被风吹垮的,不要不相信,你可以去看看。一些小铁路桥的垮塌则是设计寿命到了,不朽工程是不存在的,都存在设计寿命,桥的是100年,但是由于很多条件限制,以前的工艺也达不到,加上维护缺失,三五十年有的就出问题的也不是不能理解。还有一个大家很关心的质量问题就是高速公路,这个事情被很多人骂,我承认一点,在高速公路施工过程中存在一些不合理性和质量不过关,主要就是路基的压实和自然沉降不到位。但是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超载,超载对路的破坏是很大的,所以很多路的路面被压坏就是超载惹的祸。而不是路本身的质量问题,因为中国人治超载的办法就是罚款,然后就什么都不管,肥了有关部门却把路糟蹋了,那可是每公里造价几千万的东东啊。真的是浪费了。所以出了质量问题还是要多分析下,老是骂施工单位,我们真的是很冤枉的。
    下面说说征地拆迁和钉子户的故事。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施工单位都是背黑锅的对象。因为了解工程的都知道,施工单位在进场前是要求三通一平的,就是通水、通电、通讯和场地平整,说白了就是要在业主落实了水电以及通讯的借口,并完成征地拆迁以及场地的初步平整以后,施工单位才进场施工的。所以的征地拆迁和赔偿工作都和施工单位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在中国,业主和你是没有什么规矩讲的,因为征地拆迁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很多业主因为这个事情不好办就把责任推到了施工单位身上,但是钱还是他们管,给不给你,给你多少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但是地方go-vern-ment和老百姓不管你那么多的,谁要拆他们的房子,谁压了他们的地他们就找谁麻烦。这就造成了施工单位和老百姓的直接接触和对抗。在业主的强大工期压力下,施工单位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来完成这项任务,于是种种钉子户,种种冲突就应运而生了。施工单位责成了替罪的羔羊。
    如果大家都按规矩办事可能也好办一点,但是问题就是没有规矩,地方go-vern-ment不讲规矩,老百姓不讲规矩,业主不讲规矩,这就让施工单位也没有办法讲规矩。本来钱就不是归我出,现在不但要出钱,还要出力,还要背黑锅。其实这里面的对错我想说多的,就讲几个故事让大家去评判吧。
    故事一:有一片很小的菜地在某工地的边上,每天来来往往的工程车扬尘把菜地里的才都盖了,一个老农过来要赔偿,当时施工单位说要不这样吧,我们把你所有的菜都买下来。老农收了钱,把地里的菜都收回去了,施工单位出了钱也没有要菜。过了两天,老农有种上了新的菜苗,于是故事继续。。。。
    故事二:有一个工地,工地上租了一套设备,一天的租金就是五万。有一天一个老太太把路挡住了,说自己过不下去了,要他们给点钱。施工单位哭笑不得,但是这个设备一天的租金就是五万,于是给了几百块钱,过了没几天,老太太又来了。
    故事三:施工过的车把碎石撒到了路边田里,人家找上门来解决问题。施工单位说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要不就赔偿点损失吧。他口气很坚决说自己不是来要钱的,是来解决问题的。那你准备怎么解决问题?你们把石头一颗一颗的给我检出来这事情就算完了。当时大家雷到一片,结果还求着他给他点钱把问题解决了。
    故事四:钉子户的故事就更多了,有一个村子所有人都拆了,就剩下一家人家的一个小屋子,一个果园和猪圈没有拆。老人家多年不在这里住的突然搬回来住进去了,开价:猪圈五十万,果园三十万。所以人当场雷到。不拆?几百号人,大量的施工机械,还有工期的影响,后续工序的影响,折腾一个月可能还不止着80万。强拆,老人家天天守着,你碰他一下他就倒,那时候不仅仅要赔钱,还有说你伤人,住医院,也够你折腾。
    这样的故事很多,非常的多,每一个搞工程的都可以给你讲出许多来。鸡生蛋蛋生鸡的故事则更是早就成为经典。听说一个老人家买了一群小鸡天天赶在施工便道上就大捞了一笔。
    这里不是说谁好或者谁坏的意思,这是go-vern-ment和业主的不作为的原因造成的,也是中国特色的业主无敌造成的。
    还是那句话:天朝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