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市级政府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制度正式建立

   行政权力进清单,清单之外无权力。经过3个多月努力,2月16日,市级政府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经市委、市政府审定后,正式公布实施。经审核,我市共保留行政权力1751项,精简率达62%,属全省市级政府权力最少的城市之一。

  清权——

  激发市场活力

  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及其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依法公开权力运行流程,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部署的一项重要改革内容,是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也是推进政府依法行政、加强自身建设的一项重要举措。

  此次市级政府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制度建设,共涉及53家具有行政权力的部门和单位,权力种类包括行政审批、行政处罚、行政征收、行政给付、行政奖励、行政强制、行政确认、行政裁决、行政规划及其他权力等10类事项。

  政府权力做减法,市场活力做加法,最大限度自我“瘦身”。经审核,我市共保留行政权力1751项,其中行政审批56项、行政处罚1085项、行政征收19项、行政给付7项、行政奖励13项、行政强制66项、行政确认68项、行政裁决11项、行政规划18项、其他权力408项,精简率达62%,属全省市级政府权力最少的城市之一。

  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此次清权确权主要对照法律法规及部门“三定”方案,结合工作实际、群众要求、历年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情况,认真梳理各部门职能及行政权力,共查阅法律、法规和规章1千余部,核对条款1万多条。同时,我市坚持开门建清单,对社会关注度高、群众反映强烈的权力事项,主动征求意见,进行专家论证,做到合法性和合理性相统一,使政府权力运行既在法律法规划定范围内,又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

  确责——

  权责无缝衔接

  编制权力运行的责任清单,是本次推行权力清单制度的一大特点和亮点。

  在编制权力清单的同时,我市对照权力事项,按照权责一致、有权必有责、权责匹配的原则,根据不同类别行政权力的职责定位和工作任务,逐项制定责任清单。并根据责任内涵,将责任内容确定为“责任事项”、“追责情形”以及责任和追责依据,根据每一项具体的权力清单,将行政权力所对应的“责任”细化到条、落实到款,做到“两单”无缝衔接、内容呼应融合,共编制了2.73万个责任事项,3.63万条追究情形,同时编制了1万余条对应责任事项和追责情形的法律法规条款依据,做到了权责匹配、追责有据,初步建立了政府权力、责任事项、追责情形“三位一体”的权责体系。

  此外,对保留的政府权力事项,紧紧抓住容易滋生腐败的关键环节,逐项明确廉政风险的表现形式、风险等级、防控措施、责任机构和人员,共审核排查廉政风险点11966个,并按高、中、低逐个划定等级,制定防控措施1万多条,有效加强权力制约监督。

  透明——

  权力阳光下运行

  推行政府权力运行标准化建设,对保留的行政权力,按照规范行政权力运行和便民高效的原则,着力减少运转环节,明确和强化责任,研究确定运行程序、办理期限和承办机构,编制运行流程图。

  流程图原则上按职责类别编制,但同类职责中存在关键性差异的项目单独编制。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程序的,依法编制流程图;没有明确规定的,按照便民原则编制。共审核流程图1千余个次,确定696个,各项办事程序、办事时限以及承办机构、监督投诉信息等都能“按图索骥”,通过行政权力标准化运行,规范自由裁量权,防止权力在执行环节变形走样,同时也更加规范、便捷、高效,方便群众办事。

  在2015年2月底之前,我市将经审核确认的政府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权力运行流程等,除涉及国家秘密和依法不予公开的外,都要通过政府门户网站、新闻媒体等渠道,完整、准确地向社会公开权力名称、实施主体、实施依据、收费标准、办事流程、责任单位、监督电话等权力清单中的静态信息,还要实行权力公开运行,使每一项权力的运行可检查、结果可知晓、责任可追溯,真正让社会公众对政府权力“看得见、管得着、监督得准”,促使显性权力规范化、隐性权力公开化,确保公权公用、规范运行、阳光操作,降低行政成本,提高行政效率。

  制权——

  强化制约监督

  为防止行政权力的猛虎冲出笼子,我市建立健全以权力制约和监督为核心的配套制度,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

  建立行政权力事中事后监管制度,通过优化流程、创新方法、建立长效机制,把事中事后监管纳入制度的轨道,加快实现政府管理方式从注重事前审批向注重事中事后监管转变。

  建立健全行政问责和追究制度,把行政不作为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等行为,一并纳入问责追究范围,让违法者付出相应的成本,保证制度的有效实施。

  建立权力运行风险防控体系,按照监察部门审核确定的廉政风险防控模板,对保留的1751项政府权力,针对容易滋生腐败的关键环节,逐项明确行政权力存在的廉政风险、风险等级、防控措施、责任机构和人员,共审核排查廉政风险点11995个,并按高、中、低逐个划定等级,制定防控措施1万多条,堵住每一项权力可能产生的腐败漏洞,在权力“笼子”的周围布上监督的“高压线”。